以后地位:首页 > 文明西陵 > 汗青回想
陈氏祠堂,三堵老墙还能立多久

这是宜昌古城内剩下不多的古建之一,如今能看到的,只是三堵飞檐翘角的高墙圈成的院落。
   从中书街拐进河水巷,往前数十米,有个岔口,一边往左,一边往右。正迟疑着,魏祖培站在七楼的阳台上,对着德律风喊,“向后转,朝东,一向走。”
魏祖培年近70,耳背,措辞像吵架似的。退休前,他是体育师长教员,话语间还有队列口令术语。不过,他如今更热中研究城市文博,偶有短文见诸报端,他都搜集起来,装在一个纸盒里。
“陈氏祠堂?这个魏师长教员知道,你们找他去。”就在我们为平易近主路上这栋老房子伤脑筋时,宜昌市处所史志办的朱复胜向我们推荐了魏祖培。此前他曾写过一篇短文,记叙了陈氏祠堂的前世此生。
5月3日,我们展转找到了这里。
向东,巷子愈来愈窄,居平易近在门口摆放着各类盆栽,密密匝匝,只在中心留下条细细的小道,枝蔓常绊着行人的衣袂,让窄巷变得诗意。小巷的尽头,是一栋老式室庐楼,魏师长教员的家在顶层的西端。
客堂被魏师长教员当作了书房,一张书桌把守门旁,“如许恰好可以采光。”各类志书和文史材料在书桌上围成一圈,中心留下一小块处所,放着台笔记本电脑,旁边隔着个手写输入板,“卷舌平舌分不清,用不好拼音输入。”
河水巷分出来的这条岔巷,隐在平易近主路的前面。陈氏宗祠就在魏家的窗户下,面对平易近主路,后墙抵着河水巷,曾是平易近主路上可贵一见的深宅大年夜院,历经抗战时的狂轰滥炸,依然矗立不倒。
这是宜昌古城内剩下不多的古建之一,如今能看到的,只是三堵飞檐翘角的高墙圈成的院落。依着这些残垣,盖了一圈平易近居,被高高的老墙护佑着,墙垛上杂树生花,繁枝茂叶轻拂着墙瓦,树根将墙脊撑裂,愈显老墙沧桑。
此前,魏祖培曾实地丈量过,北侧围墙高12米、西面对街前檐墙高8米,长15米。令人叫绝的是,前檐墙上方维妙维肖的浮雕,遭受了近两百年风霜雨雪,风华依然,原宜昌市文联副主席王作栋不雅看此墙后,赞赏不已。

时至昔日,陈氏祠堂封火墙和垛头上的云纹、夔纹等图案仍清楚可见。


顺着寇仕础指的偏向,我们模糊看见,垛头上用烟墨绘制花草、云纹、夔纹、鸟兽等图案。
   “我们是租住在这里的,不清楚。”杂货店老板婉拒了我们的搭讪。
陈氏祠堂如今是两家杂货店。4月下旬,宜昌的古建专家寇仕础带我们离开平易近主路,与这栋古建“正面接触”,店老板向旁边努了努嘴。
杂货店旁,有道临街的豁口,是把本来的墙刨开留上去的,供人进出。一个正出门的年青人停了上去,当心肠打量了我们几眼,“干甚么的?”听我们说是来看老房子的,便侧着身子,让我们出来了。
外面是条只容一人经过过程的过道,被两旁的房子挤得只剩一线天光,散发着腐败气味。一个汉子站在小门中心向摆手,“别问我,我昨天刚来的。”
在他的对门,一名身穿绿色T恤的老人身材高大年夜,“你们来晚了,很多多少人来拍过,有电视台的,有报社的,还有博物馆的。”
“别问我姓甚么?有甚么事你说。”这位老人说,房子是他的岳父在抗战成功后购下的,“我岳父姓杨,他只买了一半,另外一半属姓肖(音)的。”
如今的房子,已不是现在面貌,小院被瓜分红了几块,有三四户人家租住在这里。我们试图找到楼梯,爬到房顶上看看,遍寻不着,又折回到外边。
站在房子对面,眼光超出街道上一些混乱的掩蔽,可见祠堂的屋脊。寇仕础说,在修建法式榜样上,这属于“人字形”两坡屋脊瓦顶,南侧的山墙则为五山梯形屏风墙,每梯为三坡三脊飞檐翘角,檐口盖瓦头为花边,底瓦头为如意滴水。
修建正面的封火墙和垛头的做工,在寇仕础看来“也很有说头”。垛头也叫墀头,“就是墙并没有伸出来的那块”,是为了加大年夜出檐进深起挑檐感化的。顺着寇仕础指的偏向,我们模糊看见,垛头上用烟墨绘制花草、云纹、夔纹、鸟兽等图案。
“这在当时,应当是较高的修建规格。”寇仕础推想,至少是200年前的修建。
在原宜昌市平易近建副主委陈达禄关于陈氏祠堂的记叙中:“陈家祠堂上起河水巷,下至顾家巷,前面抵顾家院坝。”
   平易近主路与东边的中书街平行,处在学院街与献福路间,由于有菜市场,乱糟糟的气味里,还有青菜的滋味。
更早的时辰,这条街被称为天官牌坊,在宜昌古城地位显赫。西陵区政协编撰的《西陵文史》简介说,最后,这条小街因在南正前街以后,称为南正后街。后来,夷陵儒生王篆之父王良策因以子贵,在南正后街立“天官封宠”大年夜石碑坊,是以得名 “天官牌坊”。
陈氏祠堂选址这里,或许就与这条街的尊荣有关。据称,陈氏祠堂是五峰麦庄土司陈永祥在1842年至1846年间修建落成的,供奉陈氏祖宗。修建主体占地1000平方米,为并排三间第宅式房屋。
元朝开端实施的土司制度,弊病很多,土司对内残暴统治属平易近,对中心叛服不常,骚扰与之交界的汉平易近,土司之间也赓续产生战斗。清雍正帝废土司制度,实施流官制的政治改革,史称“改土归流”。
《宜昌府志》载,五峰县(时称长乐县)麦庄土司陈永祥,适应雍正帝改土归流的变革,大方仗义,乐于捐赞助学,改土时被评为八品官。
陈永祥的长子陈遇文随即到长乐县私塾附读,成就优良。二儿子陈遇旸按改土变革的惯例,封为九品职衔。孙子陈隆位捐助军饷,当上了八品官。为彰一门荣盛,陈永祥决定在宜昌府天官牌坊兴修陈氏祠堂,供奉列祖列宗。
魏祖培简介,现平易近主路18号、20号、22号、24号和26号当时属陈氏祠堂地界。陈氏祠堂南侧18号房内,有石门框斗,可鉴昔时南侧配房和祠堂大年夜院相通。
在原宜昌市平易近建副主委陈达禄关于陈氏祠堂的记叙中:“陈家祠堂上起河水巷,下至顾家巷,前面抵顾家院坝。”陈氏祠堂先人“陈三爷”束缚初住在北京。
日自己败亡后,宜昌城区一片废墟,惟见这条街上幸存很多房屋,贸易敏捷恢复,以五金、绸布、杂货为主。束缚后,街道改名平易近主路至今。
这栋老房子挺拔在岁月的风雨里,见证年光的传奇。

晚报记者 方龄皖